系统提示
您还未登录,请登录后咨询
系统提示
贵宾会员才能留言!
每周日中产精英创业投资交友沙龙欢迎您!
发布时间:2020-03-15 15:42:57 作者: 清教徒家园
活动安排如下:
 
 
1、在克雷吉山平台http://www.crghill.com/wap/注册报名并支付年费(年费365元),也可以现场支付股东合伙人与付费会员免费,参会对象为创业者、投资人、律师、各类服务商,及对企业管理、创业投资感兴趣的高素质中产精英,没注册没预约不愿支付年费的禁止入内,我们明确不欢迎,我们的活动一点也不热闹好玩,没脑子的乌合之众真没必要过来赶场子。

2、这是面向中产精英的服务平台,与其他互联网公司不同,脑残流量、乌合之众粉丝不是我们平台的目标,我们不坑他们,也不沾他们,保持距离就是了校园教育有智商门槛,而社会上的培训是专找脑残,搞培训的都是教条主义、本本主义、无知无畏一张嘴,复制一些成功经验然后总结为宇宙真理,看似有道理,实际上都经不起推敲,参加的培训越多,越说明你是个脑残,我们不做培训,不打鸡血,不灌毒鸡汤,脑残鸡汤培训到处有,天天有,何必来找我们?我们不需要乌合之众喜欢,更希望乌合之众对我们敬而远之;人生最快乐的事莫过于跟良知精英打交道,远离乌合之众!

3、建微信群,自由讨论、头脑风暴、自我介绍、找合伙人,交朋友,往往有共同事业基础的人,没有感情也会产生感情,没有共同事业的人之间,就算有感情也会慢慢没感情。大家相聚在一起难得,边吃边喝,聊理想,聊人生,我们要取代以故乡,校友为纽带的传统商会,传统商会存在明显局限性,在新时代已无实际商业价值,甚至有毒,因乡情,校友做出非市场化,不理性的商业行为后破产倒闭的企业家太多了。

4、创业投资项目分享(商业计划书请投Bp@crghill.com),商业机会交流, 探讨深入合作空间;企业管理问题探讨,特别关注股权设计、公司治理、人力资源管理方面的问题,不是传统上的那种呆在象牙塔里只会说不会做的书呆子教授,也不是那种随便给您定一个亿小目标不切实际的大老板,由让各路大师闻风丧胆又特别接地气的清教徒吴数根在线上主持;小马过河,不要去问大象,也不要去问松鼠,多去找找你的同伴,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但走不了多远,也走不了多久,只有一群人,才能走得又久又远。

5、哪里注册用户多,我们就去那里开分公司,欢迎各地志同道合的朋友报名参加,
我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我绝不答应把这个美丽的世界拱手让给那些让我鄙视的人来主宰与操控。
 
清教徒吴数根:智慧让我悲观忧郁,意志让我乐观坚韧。
\
清教徒吴数根:一个讲诚信有良知底线永不愿当好人的人渣, 遇佛杀佛,遇魔杀魔;没有一个好人能成功,要想成功,必先成为一个人渣;当清教徒碰到那些野蛮不开化的印第安原始人时,了结他们才是替天行道;佛要我们做好人,顺从魔,安身立命,佛从不会替天行道,所有的好人都不会替天行道。
 
客户定位:
 

泛中产阶级是克雷吉山的主要客户,我们要为这些理性善良靠自己才华与努力实现小康梦的人护航。

中产精英最重视法律与秩序的,只有法律的保护,才能与权贵平起平坐,同时又不受那些小资小农文革兵的侵害! 

 
权贵特权就不喜欢法律约束,他们喜欢无法无天,强食弱肉,酒池肉林。

小资就是权贵的寄生虫,他们在权贵面前是一条狗样温顺,在善人面前就是一条狼样凶残!他们最危险,文革红卫兵是最典型的代表,这些疯狗发作起来,实在太疯了! 

小农则是一些无脑暴民,封建思想严重,他们最容易受外界引诱,又不明是非。他们敌视现代文明,仇日仇美,任正非是学习美日、超越美日,而他们不跟美日比好的,只比差的,看待问题简单片面,基本上是些乌合之众,义和团是最典型的代表。


善良的弱势群体虽不是我们的客户,等我们挣钱做大了,一定要兼济天下尽力的帮助他们,保护好他们,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

为什么有些人特别固执?
 


如果跟井里的青蛙说外面的蓝天很大,青蛙是不会相信的,不要废喉舌去告诉他人认知范围之外的真相,对方也不会信,认知层次越低的想法越简单,想法简单相信的就越多,越难改变;

人最大的悲哀就是在低层次认知上过早形成闭环,始终认知不了闭环之外的认知,也不愿意去构建更大的认知边界;

很多人不是醒不过来,而是不敢醒,没有办法接受他一生价值观与希望的幻灭,那些生活在谎言里的人,是最不容易接受真相的,承认真相,就等于承认自己愚蠢,拒绝真相来证明自己不是那么愚蠢。

真相会动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对低层认知者来说,动他的认知如同动他的祖坟,他们还不知道这些低层认知的人就是既得利益者的根基。

聪明的人看历史就能醒悟,善良的人看到真相就会醒悟,无知的人要经历灾难和血泪才醒悟,愚昧的人活一辈子至死也不会醒悟;

不要妄想用高层次的认知去启蒙低层次的愚蠢,他们根本看不懂,看懂了也不会关心,甚至会反感和排斥,视启蒙者为仇敌;而对那些邪恶的骗子政客来说,低认知的暴民就是他们最好的武器与财富。

\

 
时间地点:
 
时间地点暂定为每周日下午三点在深圳龙岗区西一村二巷9号私人会所(龙岗老街,离双龙地铁站C出口150米,导航西一村东门,地标建筑为盛妆百货)

后续会在全国巡讲,其他地方的朋友先在平台注册报名,报名人多我们就会去的,哪里注册用户多,我们就去那里开分公司,欢迎各地志同道合的朋友报名参加,让我们好好的见上一面。
 
\
《我们不要干政府禁止干的事,也绝不要听政府的口号去干事!》

《最怕政客喊口号,五六年前某政客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结果把成堆的青年搞破产,现在政客又喊“共同富裕”,最后估计会把中产洗劫一空,送快递,当保姆,当司机,打杂工,那怕你是名牌大学毕业,而这还是好出路,更多的人估计是农村回不去,城里留不下。什么叫共同富裕?就是消灭中产,只剩下超有钱的人和成堆饿不死的穷人。》


《为什么上新三板的企业99%的都很惨?北京搞证券交易所沒有问題,但搞新三板就搞笑了,这就是坑中小企业,对于做企业的来说,要么就是上主板,要么就別想上市,那些上了主板的企业,起码一半是越上市表现越差,更何況是上不了主板的新三板,这只会让很多无脑的中小老板又要交学费了。上市不仅要让企业花费一大笔上市及维护费用,更重要的是上市后管理会变僵化,机动性变差,管理效率下降,小企业比大企业有优势的地方恰恰在于机动性与管理效率,而上市这是要逼小企业得大企业病,如果真的是好的中小企业,不知多少投资机构会投,催他们做大,问题是那些上新三板的企业压根就没有什么优秀成长做大做强的基因,机构投资者根本不愿投他们,这样的中小企业,稳打稳 扎实实在在的干才是唯一的出路,上市就是要融资做大,股价不涨你上什么市?如果要上市,怎么还能追求小而美?真是搞笑,那個小学毕业,搞政治的,拍脑门决策来干涉经济的领导真是让人看不起。》

《智商是情商的基础,不存在高情商低智商的人,智商高的人不一定情商高,但情商高的人一定智商高,连智商都低的人怎么可能情商高!
大众总是误解情商,把性格视为情商。》

一流人才不愿进大公司,宁当鸡头,不做凤尾;二流人才可在各大公司之间跳,中规中纪只为谋份福利好又稳定的差事;三流人才无能进大公司,以进大公司养老为目标;其他都是不入流的人才,只能说天生我才必有用。

《将军型创业者往往起步就很顺利,很快就可以打开一片小天地,就是吕布这样有勇无谋的将军也可以占几座城为王,甚至随便一个小混混都可以占山为王,但比较难做大,队伍大了就会乱;而军师型创业者往往起步很艰难,甚至根本没办法独立创建一支军队,需要其他将军的辅助才行,如果没有其他将军辅助,诸葛亮、姜尚这种顶级军师也只能混迹于乡野,光杆司令一个,但一旦有一点气侯了,就势如破竹,越大发展得越快;现实中的创业者,大部分又是将军又是军师,创业时主要看其执行能力,做大后的天花板主要看其战略格局。

《风险投资一般都是签对赌协议,业绩达标,创始团队不仅占大股发大财,还可以完全控制公司,但如果业绩不达标就会扫地出门,股份也没了,这其实是很合理的,而不是罗永浩说的不公平;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适合引入风险投资的,不是项目不好,也不是不适合投资,而是不适合风险投资,没办法快速成长,要稳打稳扎,我们是不会做风险投资的,我不跟任何人签对赌协议,是朋友就一起干,一起同甘共苦。》

《大企业不需要顶级天才,航线已定,需要的是天才执行者;中等企业请不起顶级天才,池子太小容不下身;只有小企业才需要顶级天才,海阔天空,乾坤未定,你我都是黑马。

人间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只有像天堂,地狱的地方。

《姓资姓社真的不重要,三权分立,市场经济都是科学,其实中国也是三权分立的国家,如政府,人大,公检法也是三权分立啊,中国也搞市场经济啊,不管姓资还是姓社,不管是民主还是法治,所有国家都是人治加法治,没有纯粹的人治国家,也没有纯粹的法治国家。》

《都想当官、抢着当官的社会肯定不是好社会,公务员应是穷知识分子走投无路时最后的一条路。》


《我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我并不崇拜特朗普,只是觉得他是一条好狗,是我们的好朋友,如果全世界的当政者都跟特朗普一样多好啊,现实是政客就没几条好狗!》

《法治社会的标志之一是没有阶级斗争,没有阶级矛盾,搞阶级斗争的国家一定不是法治国家,人间永远都会有阶级矛盾,阶级斗争,为富不仁,仇富永远都会存在,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况阶级,国家,中国几千年都不是民主法治国家,我们的祖先一样好好活着一代传一代。

法治国家不一定是民主国家,民主国家也不一定是法治国家,中国不是法治民主国家,欧美也不是法治民主国家,选票不代表民主,民主恰恰是尊重少数人的意见,任何国家都是人治加法治,法治也要靠人去执行,不管法治水平多高的国家都要靠人治,世界上根本没有法治国家,也永远不会有民主国家,我们渴望法治民主国家,就好比我们渴渴世界和平,但世界永远也不会和平。》

《美国在日本韩国驻军,在欧洲很多国家都有美国的驻军,但这些美军并不是美国强行入驻的,恰恰相反,是这些国家主动要求美国驻军的,甚至是希望有更多的美军入驻,并愿意负担驻军费用,他们生怕美军离开,就是阿富汗也一样,只是美军也嫌贫爱富,不愿意留在阿富汗这种穷国家而矣,而不是被塔利班打跑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美军并没有输,都是主动撤军,呆在这些穷国家美军并不划算,美军不是打不过朝鲜,而是打朝鲜在经济上不划算,打塔利班是因为911事件不得不打,如果你又穷又不犯贱主动招惹美军,美军永远不会与你沾边。》
 

《垄断资本很可怕,人性更可怕;政治左倾很可怕,政治左倾更可怕;垄断资本要受控制,人性更应受控制,我们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有七情六欲,人就是江湖,我们永远逃避不了,世界永远不会和平,战争永远会伴随着我们,政治上左右此消彼长,暗流涌动,平衡只是
一瞬间。

《我不喜欢娱乐明星与网红,但也不反感他们,不仇恨他们,我仇恨的是审查制度,没有言论自由,不能容忍异议,不充许我这种人
自由发声。》

《为什么说抖音的推荐算法是供应猪食?有点脑子的人其实是喜欢听到各种不同的声音的,而不是一样的内容。》

《我们以客户为中心,但客户不是我们的上帝,妓院才把客户奉为第一,如果是我们克雷吉山的女员工,那就是我们的家人,谁敢动我们的女员工,我能抽他丫个傻逼上天,当然对于那些想当妓女的女人,请不要给我们投简历,外面各种各样牛逼气派的大妓院多的是。》

为什么高调做公益与慈善的都是人渣?因为只有婊子才渴望立牌坊!

《支持女权,反对女权主义!我不是男权主义,绝对支持为保护女性在生理上与男性不同而设立的女权法律,也坚决反对不知廉耻、为所欲为、想
凌驾于法律之上,婊子与泼妇组成的女权主义,我不岐视女性,但的确岐视婊子与泼妇。

《为什么“情商”比智商重要?乌合之众说了算!》

《绝对不要尝试说服乌合之众,他们如果听得懂人话就不会是乌合之众了。

挺林生斌的是他们,踩林生斌的也是他们,他们就是那群标榜“三观正”,不长脑子的乌合之众!连脑子都没有,你要三观干什么呢?

《法律巨星蒋勇陨落,能否唤醒创业者谨慎搞资本运作呢?

成功代表不了什么,但失败者要么无能要么无德!

《我是农村出来的人,并不
嫌贫爱富,但千万别博爱,不要同情那些可怜又可恶的蠢货,我们努力奋斗的目标就是为了远离这些人,我们不坑他们,也绝不去沾他们!

不相信政府, 难道相信黑社会?

《美国根本不配和中国比,G7加起来才配和中国比!》

《校园教育有智商门槛,而社会上的培训是专找脑残,我们不做培训,不打鸡血,不灌毒鸡汤!》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不是乌合之众怎么能吸引乌合之众?》

《能力配不上财富的人就应去投资,投资比你穷但比你有能力的人;财富配不上能力的人就应去融资,去融比你富有但能力不如你的人的资金。
 
创业黑马现市值不到二十个亿,仅炒作高峰时的1/5, 潮水终于退去了,给创业者做培训,真的就是一个笑话啊,真正的创业者都是天生的,那需要什么培训?需要培训的那也是一些脑残创业者,只是这样的创业者,你配创业做大吗?创业这种东西,怎么能跟培养大学生与技工一样批量生产呢?那些大佬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奇谈怪论适合你吗?小马过河,你去问大象有用吗?

特朗普的反对者是学术界,垄断资本,互联网产业人员,传媒与娱乐界,及底层无能的混混,这个在中国也是一样,我们的立场跟特朗普是差不多的,我的目标客户群体是那些沉默干实事的大多数,绝不是那些在台上叫得欢,浪得很的人,我们是保守派,没有民主党那帮人那么浪。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道不同不相为谋;无效的社交不仅无用,甚至会给您带来伤害;诚邀您加入诚信商业圈, 与志同道合理性有担当的精英朋友结成利益共同体,踏上五月花号至法治圣地克雷吉山建立法治主导下自治的清教徒家园。政府就好比舞狮中那只高大威猛的雄狮,我们清教徒家园要做那个牵引舞狮向前行的龙珠的人,我们会批评政府,但绝不是反政府,恰恰相反,我们是跟政府同行的人,是政府的朋友,要做政府的向导,防止政府误入岐途。

清教徒是创业精神的代言人,信宗教迷信的人都是渴望神灵的保佑,清教徒不信什么神灵,来源于宗教不是宗教,更多的是一种思想文化精神倾向,清教徒也不是善类,当年那些野蛮不开化的印第安人就是他们杀光的。

《大学不应以培养富豪为目标,富
豪应仅仅是大学的副产品,如果富豪多的学校就是好学校,那妓女学校一定是最好的学校!

 
一流本科,二流硕士,三流博士这句话不能说百分之百正确,但也是接近百分之百的正确,最牛的人都不是靠学历的,大学教授就更水了,可以说绝大多数的大学教授的水平是还不及那些大企业中研发主管,很多工科生读研,真的就是浪费生命,跟技术奴才一样,给导师干活,拿极低的工资甚至还要付学费,动不动还会拿毕业来卡你,有些女生还要接受潜规则,到企业,再恶心的企业也要受劳动法制约,潜规则也有,但绝没有高校里的学生那么好欺负,学生嘛,年纪又小又怕毕业不了,而企业的话,员工大不了一走了之,不知好多少,哪怕是中兴这样的企业,学到的东西与经验都不知要比那些大学教授多多少,如果没有国家资助,那些大学教授做的项目都只有死路一条。
 
《清教徒吴数根:如果我的观点与看法人人都能很快理解并认同,那我得多平庸啊?就好比如果人人都喜欢我的话,那我得多平凡啊!我很清楚我的很多话并不是完全正确的,但我还是会说,当然这天下也没有完全正确的论点;如果我的话对很多人是有用的,而又不会影响到真正的强者,那我就会说出来!比如上面一段话,对于那些真的想搞学术的人才来说,他们会在意我的这些话吗?但对于那些想通过搞学术暴富或出人头地的人来说,那听我的话一定是有用的,北邮一年跳了七个研究生,就是因为没有听我的话;好比创业一样,我是反对搞什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可是对于真正的创业者来说,他们绝不会搭理我的反对意见的,所以我的话是不会伤害到他们的!》

《为什么新三板上市的企业最后下场都很惨?所有优秀的创业者都应不想把公司做上市,要上市的原因本应是投资人逼创业者上,不缺钱你上市干嘛?上市及维护费用要多少?要上就上主板,要做就做最好,这才是企业家精神,一流公司不愿上市,二流公司被逼上市,三流公司逼不上市!》

《这个世界很有意思,像卫哲这种让阿里巴巴开除的人却在外大谈特谈阿里的管理经验,还有很多让华为淘汰的人也在外大谈特谈华为的管理经理,阿里华为的管理那么好,你们为什么会舍得离开呢?这帮人实际上都是半桶水,如果真的牛就不会让阿里华为淘汰了,我也是让中兴淘汰了的人,但我从来没有在外讲过中兴的管理多好,恰恰相反,我被淘汰的原因是因为我挑战中兴的管理,异议者,跟中兴管理层做彻底斗争的人!》

什么人要各种荣誉?人渣骗子!什么人怕被人骂?人渣骗子!因为他们内心虚,要荣誉来掩盖;因为他们内心虚,怕人揭穿,惊弓之鸟状!像我吴数根这种人,脏话挂嘴边,自己都说自己是个人渣,更不怕别人骂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最喜欢别人爆我黑料,骂我是垃圾!

清教徒吴数根:洛克菲勒的话不是全对的,不要教条主义的去学习,生意跟友谊,没有先后顺序,都是同步发生的,没有生意来往慢慢会没有了友谊,没有友谊,谈不来何来的生意?》

《网红最后为什么都会作恶?因为网红的粉丝都是乌合之众,乌合之众是听不进道理的,没办法共赢合作的,只能靠哄他们坑他们变现。

《清教徒:创业精神代言人,现代科技与文明奠基者,关心政治,不留恋政治,不左不右。》

《清教徒家园:我们不是成功学,不会打鸡血,没有办法帮无能的人去成功,只能让他少失败,少碰风险,另外可以辅佐优秀的人,助其成大业!》


清教徒吴数根:我不是成功学导师,我是一个失败者,跟伊尹、姜尚一样的失败者,我没有能力独自取得成功,只适合辅助他人取得成功。》

《国学就是权术与忽悠,没文化的人才谈国学!》
 

《清教徒吴数根:我有罪,从小就道德败坏,至今仍不是什么好东西!》

《清教徒吴数根:我的话比较难听,但跟我叫板的人,或者是不愿听我话的人,下场都比较惨!》



《除了被强奸的,其他末婚非处的不是笨就是贱!可谁又不贱呢?没有更高尚的人,只有更贱的人!
 

《谁能感动SB,迎合SB,吸引SB,谁就能得天下,这是永恒的真理,特别是在SB多的国度里。》
 

《川是畜生,拜更是畜生,谁又不是畜生呢?人生而无知且自私,只是后天的学习与环境,让我们慢慢像个人样!》
 

《没有人比谁更高尚,只有人比谁更下作,人人都是有罪的,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理根源》

《在中国经济称霸全球之前,全球都不会发生大动荡,只有当我们的经济到顶后,社会问题才会井喷出来。》

《聪明是一种能力,能力不仅指聪明,我聪明但无能》


《没信仰也是一种信仰,没价值观也是一种价值观,没政治立场也是一种政治立场,不相信上帝与神的存在,但渴望上帝与神的存在!》

《聪明没良知的人很多,有良知不聪明的人更是成堆成堆的,聪明又有良知的人就少得可怜!》

《做骗子并不需要多聪明,只要无耻就够了;就好比抢劫不需要什么功夫,只要心狠手辣就行。》

 

《玩数字货币的不是人渣野心家,就是脑残SB,数字货币的创富神话再美丽也改变不了其是一个毒瘤的性质,就好比赌博、色情、毒品产业再兴旺发达,也改变不了其是毒瘤产业的性质!》

《三种人适合创业:一种是想走自已路的人;另一种是无路可走的人;第三种是自已不适合当开路先锋但上进,想和最优秀的人一起同行的人》

《没有唯美的爱情,只有现实的婚姻;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只有共同利益的合伙人!》

《用数学建模解股权设计之难,鸣起鸡血培训大师的丧钟!》

《致股多多的张奇、方国泰:请停止那些教条主义的股权设计培训吧!》

 

《股东第一天经地义,员工第二合情合理,客户第三心安理得》

《低层次的人购买保险,中层次的人购买保险公司的股票,高层次的人投资优秀的创业公司》

《我没见过有牛律师,只见过吹牛的律师》

《人才观:才华第一,人品第二,长相次之,性格等其他无所谓。》

《要跟优秀的人合作,而不要想着去征服优秀的人,商业和战争在性质上还是有根本区别的。》

《深刻反省:我是一个脑残,聪明人就应向爱国者,反美斗士,吴京、司马南学习!》


《人不要去跟畜生比力气,可以看斗牛,狗咬狗什么的,自已就不要上场了》

 

 

《那些不关心政治,没有是非观的人,你又何必要去关心他们的死活呢?》

《你麻是创业导师,你全家都是创业导师》

《凡是高调的投资人都是卢瑟!北有徐小平们,南有曾李青们!》

《远离开口闭口IPO的创业者,让他一个人去做春秋大梦》

《商业模式是画龙点睛,把商业模式当核心的人不是骗子就是SB》

《越是大佬越缺钱,装B说不差钱的不是骗子就是穷DS》

《崇拜马云的往往是DS,而崇拜任正非的往往是精英》

《整天嚷嚷正能量的人不是骗子就是脑残》

《钱跟能力有关联,但没有必然的关联,钱是评价能力的最简单方法》

《从理论上分析为什么向创业者收费的投融资中介都是骗子》

《为什么大多数投资人都可说是些失败者? 》

《越是没文化的人越喜欢谈国学》

《孔孟之乡的山东为什么是全国腐败重镇?》

《成功人物的必然性与偶然性:马云,你放的屁好香啊!》

《为什么上当受骗的人往往都是一些可怜又可恶的人?》

《不要爱心泛滥去帮蠢货,要远离蠢货,永不要去沾他们》

《肤色、种族、财富阶层都是小问题,是非不分黑白倒置的脑残奴才才是真正的大问题。》

《先有脑残乌合之众,之后才有骗子的生存土壤空间,治理诈骗问题的根本办法是消灭脑残》

《只有反智的东西才会在网络上热传,乌合之众上网就是为了找乐子,千万别跟他们讲道理,不是二百五你都没资格当网红。》

《笑一起笑,哭一个人哭,请珍惜那些能一起哭的朋友,远离那些只能一起笑的狐朋狗友!》

《千万别流泪,爱你的人会心痛,恨你的人会发笑》

《贵人相扶,富帮富;屌丝相轻,穷坑穷。》

《多和自信的帅哥美女打交道,远离丑逼,丑逼往往自卑,也就成了事逼》

《闹市是短平快的文化,婊子骗子嫖客集中地,想做大事业还得在效区,那里才容得下胶龙腾云驾雾》

《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美的团队,“疯子”加“傻子”团队赢天下》

《什么优点缺点,放对了地方全是优点,放错了地方全是缺点》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谈得来啥都不是问题,谈不来啥都是问题》

《贵人相扶,屌丝相轻,低层次的人在意性格,高层次的人在意智慧,不怕性格不好的战友,就怕脑残型猪队友》

《没有无用的员工,只有无能的领导,我就是一个无能的领导,努力做好一个合格的员工》

《要动于九天之上,藏于九地之下;绝莫藏于九天之上,动于九地之下!》

《吴晓波、罗振宇、樊登等人与陈安之无本质区别,都是无知无畏一张嘴,专坑那些不读书的中小企业半桶水老板》

 《基础教育与简单技能可通过培训快速提升,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化,复杂的事,专业的事应还是由专业的人来办比较好。》

《口才不好不是嘴巴不会说话,而是没脑子,对于没脑子的人,多闭嘴少说话才是提升口才的最好办法》

《草泥马跟素质没有任何关系,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更是义举》

《不要做坏人,也莫去追求当什么好人,高调做慈善的没有一个好人》

《宁愿你是个坏人,求你别做一个脑残》

《很多人,凤姐成功了,就会跪地膜拜,史玉柱失败了,就要朝他脸上吐一口唾液》

《永远不要同情失败的创业者,如是强者,不需要你同情,如是无能又不懂合作的可怜又可恶的弱者,同情他干嘛呢?》

《没有唯美的爱情,只有现实的婚姻;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只有共同利益的合伙人!》

《清教徒的两性观:一夫一妻制建立者、支持多生孩子、浪漫爱情、保护隐私、夫妻不禁欲、面对现实;反对独身主义、婚外性关系、以及在婚姻中没有爱的性关系。》

《单身时不要慌,努力提升自已,优秀的你会有数不清的追求者,而沮丧的你有爱人也会离你而去,就是天天去相亲也只会收获失败》

《一妻多夫制并不能解决问题,还会产生新问题,倒不如让妓院合法化,非婚生育合法化来得现实,婚姻与爱情的基石就是一夫一妻制,婚姻自由,不婚也应是自由,不能为了一根香肠或一只鲍鱼而强迫他人放弃自已。》

《当妓女一点也不可耻,都是为了生活,但是也没有什么自豪的。当婊子立牌坊才可耻,特别是那些打着人民的名义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更是可恶又可恨》


《以前的皇帝喜欢用太监,现在的领导喜欢用变性人,能力跟男人一样,性格却比女人还女人,这个世界男性压力越来越大,包括我,都不知多想做一个女人,如果我是一个女人,绝不会到处碰壁,这个世界往往对女性很友好,而男性就像动物世界里的雄性狮子一样,要么称王,要么被狮王杀死或是被狮王赶出狮群,越是在高等动物中,这样的现象越普遍,男人越来越娘,而女人越来越男,真正的男人就应该像狮子群里的坏男孩一样,联合起来,干掉一个又一个狮王。》
 

\
报名方式:

 
在克雷吉山平台http://www.crghill.com/wap/注册报名,没注册没预约禁止入内,我们明确不欢迎,参会对象为创业者、投资人、律师、各类服务商,及对企业管理、创业投资感兴趣的高素质的中产精英。

 


吴数根是大骗子,人渣,贱人,咱们相互不沾对方就行了嘛,您可以不过来的啊,没人逼您来找我们的啊,我们从来就不是一家向乌合之众开放的企业啊,我们和其他的互联网公司不一样,我们不需要脑残流量!

除了生你的人,所谓的亲人,朋友,老乡,同学,都是在你有困难时不闻不问,在他们有事时却想到你,社会进步了,一切都应市场化,别拿亲情,友情,老乡,同学当借口了,只有股东与付费客户才是我们的上帝,其他人你再牛逼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创业的难点不在于融资,而是建互补型核心团队,那些门门优秀的创业者,如清华帮就是门门优秀的创业者,没有短板的,这样的创业者是不用建互补型团队的,当然这样的创业者也是最没有投资价值的,门门优秀的人仅仅只是一个优秀的庸人而矣,真正的极品精英人杰一定是偏科生,偏执狂,在自己强势的地方触碰顶峰,而其他领域就弱得不行,古往今来,绝顶的人杰都是如姜子牙这样偏科的怪才。做企业需要做到极致,只有第一,没有第二,传统行业竞争相对来说小些,但时间久了,一样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做企业就需要偏科争第一的人,在一方面做到极致,对这样的企业家来说,建立互补型团队就成功了一半,融资反而没那么重要,其实有了互补型的顶级战队,投资会很快随之而来。门门优秀的清华帮类创业者,往往做不到极致,他们起步很顺利,但很快就会有天花板。

创业越艰难,越是要少沾孤朋狗友,他们只会给你带来消极的东西,我们不沾你,你也不用来沾我们就行了,请相互尊重,贵人相扶,屌丝相轻,实在是太讨厌那些可怜又可恶的脑残了,极富与极穷的人都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我是从底层出来的人,认识的垃圾够多的了,不想再多认识垃圾了,这帮脑残呢,你越是尊重他们呢,他们就越不把你当回事,所谓的相互尊重只能是同类人之间,就好比三权分立制度只能在懂基本文明的人群中执行,那些原始土著人,你跟他们讲三权分立,那不是对牛弹琴吗?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我们倒给钱他们都不会愿意来,只是这样的人,我们要他们过来干嘛呢?不是一路人,圈子不同,何必强融呢?敢来参加我们派对的人,据我们的经验,都是再好不过的人,乱七八糟的人根本不敢来沾我们的,会被我们收拾的,另外那些想我们办事又不付费的都请离我们远一点,滚越远越好,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我们从南山科技园搬到龙岗老街来,原因也在于此,闹市里太多喜欢热闹却不办实事的乌合之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