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提示
您还未登录,请登录后咨询
系统提示
贵宾会员才能留言!
获200万元天使投资:从陌生人成客户,再从客户成投资人。
发布时间:2021-03-02 06:30:00 作者: 清教徒吴数根
克雷吉山自2015年成立以来,至今已经走过了快六个年头,这六年来,我们一直冲在打击诈骗分子的一线,让很多诈骗分子闻声色变,凡是我们出手的案件中,诈骗分子们都只有抱头鼠窜,要么和解退钱,要么就是被刑拘坐牢,一次又一次印证,凡是跟我吴数根过不去的人,最终都没有好下场。

在打击诈骗分子的过程中,我们的确是帮了不知多少人,但我们自已其实并没有挣到什么钱,我们把这当做公益在做,就好比我们创业的初心,我创业时可不是为了要挣多少钱,只是想按自已的内心,价值观来做一些我本能想做的事。


很多做公益的人,他们是因为有大资本在背后支持,或者是他们挣了很多不明不白的钱,需要当婊子立牌坊来洗白那些黑钱,而我们没有这些。

我也是尘世人,活在红尘中,我也有父母,也渴望有妻儿,如果一直做公益一样,又没有大资本家在背后支持我们,那我们日子是过不下去的,不挣钱,怎么支撑公司的运营?拿什么招人来发展做大?对于我这个单身汉,还想娶妻生子?想都不要想了,没钱怎么可能有女人愿意嫁给我这么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喝西北风能活下去?

在这六年中,我们不知帮助了多少人,但是帮了他们之后,我们并没有收到什么回报,有些人甚至认为我们帮他们是天经地义的,不帮他们的话就会对我们恶语相向,甚到上门闹事。加上我们平台并不好玩,是一个让人神经紧张的平台,我们写的帖子都是重逻辑的硬文,不是那些给人打鸡血的软文,也许有些被骗的人会关注一下我们,但在他们的权益得到维护后,就不会再关注我们了。

与其他互联网公司不同,脑残流量、乌合之众粉丝不是我们平台的目标,对我们不仅无益还是负担,最怕一堆垃圾来沾我们,所以经常骂他们,就怕他们来。

这六年来,多少个晚上我无法入眠泪湿枕巾,想起养育我的父母,想起以前的恋人,我也渴望可以孝敬双亲,可以娶妻生子啊。

在创业之前我早就知道我是没办法打工了,唯有做这个项目,我才能按自已的内心世界去改变世界,重构世界,理想很唯美,现实却让人不敢直视,这六年中,我们搬了一次又一次家,从南山科技园搬到了龙岗双龙,我本人可以过着极低成本的生活,可没办法要求别人也跟我一样过这样的生活,这六年来,我约谈了数千名求职者,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



幸运的是,我们的行为也感动了不少人,有些成为了我们的客户,甚至是股东,他们大老远的跑到龙岗双龙来,把业务订单交给我们,还有十来位成了我们的股东,这些年,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不可能支撑得下来,一想到他们,我就有了活下去的动力,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爱着我,很多人需要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的活下去,我不能把这个美丽的世界拱手让给那些让我恶心的人来操控,我要杀出一条血路来,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

 
\
 
在2016年,慧源实业的梁总上门来找我,一进门就直接给我一万块钱现金,认识之后他把我当兄弟一样,基本上有大点的事都会让我来做参谋,比如某次他的一个朋友的小孩犯了点事要去探望,他明明知道外面的律师报价仅为1000元,但他宁愿付3000元给我,他说他只信任我,因为把钱付给我,我一定会把事办得扎扎实实的,而别人就算便宜,最终一定会拖泥带水的。

梁总是一位基督徒,但他从来不会说自已是基督,我是在无意间知道他们夫妻是基督徒的,他们是那种把信仰深植心中,只会用行动去践行徒的良知与责任的,受上帝的召唤去履行天职。

这几年下来,我们成了知根知底的好友,梁总虽然不及我精明,但为人宽厚,朋友遍天下,事业一样红红火火,我们性格能力特别互补,现在我们决定要一起干,是兄弟就应一起干事业,一起去打天下,现在梁总又是投钱又是投人,以前我一个人都能把公司运营得有声有色的,有梁总加盟,有人又有钱,我还担心什么呢?

我现在的事业是上帝赐给我的产业,我跟特朗普一样,都是天选之子,我们都是受上帝召唤去履行天职,我们要做大我们的事业,上帝是爱我的,他有多爱我,他赐给我的事业就有多大,我决不能有负上帝给我的福报。

我现在可以正式宣告:克雷吉山正式走出创业死亡谷,接下来的日子里,遇魔杀魔,遇佛杀佛,老子横刀立马,哪个不怕死的敢来阻挡?
\

成佛作祖就要遇佛杀佛,遇魔杀魔。

佛是否定一切的,否定身外的事物,否定身内的事物,甚至连自己都否定了,哪里还有佛和魔?

 

所谓的那些佛和魔都是骗人的。佛是诱惑人的,以至于一些禅宗的祖师把达摩说成老骚胡,把佛祖说成干屎橛,把泥胎拆掉,用里面的木柴烤火。而那魔除了邪恶的东西,就是扰乱心性的东西了,有些修行之人认为佛和魔是二元对立关系,要祛除魔性,留住佛性,返本归元。有些修行之人却不这样看,他们认为佛魔一体,佛即是魔,魔即是佛,佛魔一念间,都是心性的外露,是自造的心相。所以,要炼魔成佛,转恶为善。
 

 

其实,既然佛魔一体,那么善恶也就一体了,同宗同源了。再往深里思想,佛魔都是心性幻化,都是虚幻的,连同心性都遍不可寻,哪里还有佛和魔?
 

如此一来,遇佛杀佛,遇魔杀魔,就不是修为的高级境界了,而是一个修行过程。最高境界似乎是惠可断臂求法,达摩安心的过程,当慧可心下不安,在大风雪中站立一夜之后,为求安心,断臂求法,达摩问他,你的心在哪里?他遍寻不可得。达摩说:“吾与汝安心竟!”当下,慧可大悟。

修行之人为求开悟不必要非得断臂,也不必要非得崇佛恶魔,而是遇佛杀佛,遇魔杀魔,才能经历那个我非我,我又是非非我的阶段。


\
会哭的孩子有奶喝,我肯定也会哭的,但吴姐你就不要太上心了,你已经支持我太多了!
 


清教徒家园商业计划书:好人没有好报的社会需要改变!
 
 
寻合伙人:全职股价为0.1元,兼职为0.5元,2.5万股一份,可购买多份。
是的,我们是传销,我们都说我们是骗子了,你不要来找我们就会被骗了。
\
我们说别人传销诈骗时,都是在官网公布,实名到公安局去报案的,你说我们反政府,直接去报案啊,反政府可是重罪啊!


 
 
哪个美国总统竞选不筹款?我们为什么不能找股东合伙人?严格执行股东与会员制,我们的良知与才华只托付给与我们风雨同舟的人,绝不是给那些可怜又可恶的人准备的。

人生而无知且自私,在一个乌合之众占绝大多数的社会里,迎合SB,感动SB,忽悠SB的项目一定是最挣钱的,这也是为什么有这么多骗子的原因,很多被骗的人自已也往往是骗子,大骗子骗中骗子,中骗子骗小骗子,小骗子骗脑残,是一个完整的群魔乱舞、尔虞我诈,相互骗来骗去的生态系统,要想活下去,只有比别人更毒更狠
,做好人太难了,而做一个坏人,轻松又快乐,互毒互骗是我们社会每个角落的常态;幸运的是,脑残也是人,上过一次当后还是懂的,导致骗子太多,脑残都不够用了,实打实做事的项目虽短期难突破性发展,但稳健运作下去,一定会走到最后的。

如果你有意投资,带着你的真诚来,我们需要投资,但不是乞讨,如果觉得我们不值得你投资,又没人逼你来?双脚在你身上,我们又不会拖你过来,当然你不是我们的股东也就不要来找我,咱们各自安好就行,但别打着投资的名义来玩我,我一个老男人有啥好玩的?另外更不要以为我缺钱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指指点点,小心老子抽你麻痹的,以前老子太作贱了自己。

投资第一条规则,就是只投穷人出身的创业者,最有名最成功的投资案例都是天使投资,后续的投资其实就很简单,数据上来了会有成堆的投资机构跟进,创业者最不需要讨好的人就是那些投资机构,只要你牛逼,他们就愿意排队来吸你屁眼,而你如果去跪㖭投资机构,他们在你
㖭完后就会把你一脚踢开投穷人才是真的点石成金,而富出身的根本不差你那点钱,也不会把你的那点钱当回事,并且他都那么富了又有资源,却为啥还是个鬼样呢?只能说他的项目与人不靠谱嘛!当然很多脑残都喜欢投富人,跟那些女的见男人开豪车就立马愿意脱裤子一样,最后被坑。

反正我不想认识什么人,如果说真想认识谁的话,就两个人我想认识,一个是任正非,另一个是特朗普,他俩如果说想见我,我一定赴会。要认识人还不容易,去北京随便转一圈就认识一堆大佬,有什么用啊,要大佬想认识我才有用啊,最恶心那种跟一些大佬拍个照就以为自己牛逼的傻逼!

我最不喜欢跟那些吹自己有什么资源,认识谁谁的人,麻的,老子谁也不认识,只有别人认识我,我管你麻是谁,你不是我股东与付费客户那跟我有屁关系!
 
清教徒家园五家公司功能与运作各不同,共成组成千家万企守护神。

清教徒跟苦行僧完全不是一个意思,谈不上清心寡欲,只是不纵欲;清教徒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不是什么教旨,清教徒最反对教旨;清不是清贫的意思,是清除与清洁的意思;清教徒恰恰反对游戏人生,视追求财富为神职天职,他们讨厌贫穷,追求财富倍增;清教徒极富攻击性,有点精神病气质的偏执狂,是创业精神的代言人,美国总统川普是清教徒典型的代表人物之一;清教徒一直是美国根基,资产阶级革命早期就叫清教主义革命,清教徒源于基督徒,但不是宗教哦,我们不信任何宗教。
\
使命:客户所难,我们所想,让天下没有难办的事。

愿景:成为全球最受尊敬又敬畏的企业,民意及公信力代言人。

价值观:弘扬清教徒精神,相信天定命运,崇尚自由、宽容、自律、契约以及个人主义即追求进取和成功,永不知足,保持饥饿感,与智者同行,远离愚蠢,不当好人,更不当坏人,悲观思考,乐观行动,顺势而为。

少谈价值观,多追求共同目标。


我们项目的确难,当然不难也没意义,难是难,但是可执行的,我们并不用追求单个领域第一,比如房产中介,全国数万家,都有生存空间,我们目标坚定,但多条腿走路,数百个业务只是我们的数百条腿,而不是数百个方向,方向只有一个:建设法治社会,诚信社会。

做实业要聚焦,你不能开一堆生产线,太重了,会把企业拖死;互联网服务类产品就不能这个思维,聚美优品够聚焦吧,中关村在线够聚焦吧,垂直电商都得死,对综合电商来说,那就是降维打击,加个产品太轻轻松松了,流程都一样,系统不需要做任何改变,与加生产线的情况完全不是一回事;用户更喜欢一个平台解决所有问题,这也是王兴美团要涉足打车,而程维滴滴仓促应战搞外卖的原因,实业与服务业的运营决策是完全不一样的。
\
请相信中国,相信吴数根,接下來的五十年内,中国的中产阶层人数將是全球第一,经济更是全球第一,服务业將高度发迖,也是最有潜力和投资价值的行业,清教梦定位于泛中产阶层的服务航母,必将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集团公司。